喝假奶发真疯

废号,长弧。
用于白嫖打call。

无题生贺

这里中二萌新,欢迎调戏。
·给螺丝的生贺,但前面都是格瑞视角
·不虐的刀子
·幼儿园文笔
·严重ooc
如果有不好的地方欢迎指出
无题生贺
这一天终究会来的,即使是朋友,也要向自己最亲密的人发出攻击。努力活到最后,为了改变命数,而看着别人化成星星,然后消失。在杀戮之后的光景,赤裸裸的显现出来。

红。

满世界的红,连密布的乌云也染上了。雷神之锤与冷流、热流,就一直伫立在这片土地上,再也没有人去使用它们了。羽蛇早离开了那个王族末裔,而那个女孩,与爱她的改造人,牵着手,去了另一个时间,在那里度过他们还没一起走完的一生。

嘉德罗斯和格瑞,他们也走到了最后,终于可以痛痛快快的打一架了,虽然最后只会有一个人留下来。

“喂,格瑞,没有那些渣渣在,用你真正的实力吧!”凹凸大赛,杀生随意,想用沉默做掩饰,反而变得漏洞百出,对吧?早就看透了。

“迟早都要的啊……”对不起,嘉德罗斯,我还有具枷锁,我被它束缚,无法坚持下去。

你是王,有骄傲的资本。但你太年轻了,凹凸大赛,是一个只进不出的死亡游戏。

你真的太过于耀眼了,哪怕身上沾满灰尘,头发随风凌乱,也遮不住你的傲气。你的光芒刺痛了我的眼睛,但我还是,不想闭眼,请让我将你的轮廓,面貌,盛气都记下来,我怕在那边我会忘记你啊。

十分抱歉,这场比赛,嘉德罗斯,我希望你能赢。就这样,死在你手上,也不错啊。干裂的嘴唇向上扬了扬,嘴角出现了一点弧度,扯出一个僵硬却温柔的微笑。就这样吧,反正都到头了,我连那些我的使命都不要了,把我对你的感情说出来,也没什么了吧。

一口腥甜涌上来,呛了一下。感觉,生命渐渐流逝了。

“我说,嘉德罗斯,我,喜欢你。”

满脸只剩下惊讶了,还有点呆滞。瞪大眼睛僵在那里,终于放下了平时的不羁,像一个孩子一样啊,真想,摸摸你的头。但我已经没有力气举起来了啊。

“你刚刚,说什么?”格瑞,这句话就像……

“我,我爱亻 ”再见了,没听清楚的话,我不会再重复一遍,嘉德罗斯。

喂,格瑞,今天是我的生日啊,你可以怎么连句祝福都没有,还留下一份残缺不全的礼物给我呢?

“恭喜”

白色的墙壁,白色的地板。这个空荡荡的大厅,喧闹早就随着大赛的结束褪去。只剩下两个人了,丹尼尔和我。原来,他的死,换来的就是一句“恭喜”,那这样,他离开的意义何在?是我让他变得不幸吗?但已经谁都不在了。

不是说,赢得大赛,七神使会实现一个愿望吗?我的愿望是,让格瑞复活。本来来参加比赛,就只是为了证明真正的“神”的力量,现在,怎么变成这样了啊?!有了不该拥有的爱吗?

“抱歉,死者已矣,勿念”坠落地面的雏鸟,已经无法回巢。连现在安宁的日子,也毫不留情的叱责我。
对啊,凹凸大赛我其实输了,我和格瑞,又是平手。“神”是没有感情的,一旦拥有了感情,就会被感情所囚。然后,堕落其中,无法从这枷锁中解放。

该从哪里逃离这里?没人回答我,谁都已经不在了。

评论(1)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