喝假奶发真疯

废号,长弧。
用于白嫖打call。

如果『花冠』带入极东①

*今天先弄一部分,最前面几句感觉搭不上,就没写
*史向注意
*只是在下听花冠时的一些想法

「败れ去り 立ち尽くす者の心を知らず」
应该是抗/日/战/争是,日/本烧杀掠夺,完全不考虑,不,日/本就像疯子一样,做着禽兽不如的事情。

「かなしい爪痕が この胸に沁みる」
8.15,日/本投降,撤军离开后。耀君想起了本田所做的一切和小时候的本田,只有悲伤。这种悲伤刺激着还未结痂的伤疤,后背变得鲜血淋漓。

「ちぎれた黒い云に 祝福の賛美に」
战争胜利了,这场战争没有赢家,只有败者。每个人,每个国家,都是败者。愚蠢的人们啊,为这些假象欢呼着,却没有注意到那种『人』的心情

「戦いを终えた砦は 晒されてゆく」
战终后的城市,无不在痛诉着日/本的罪恶。

「流れる白い砂に埋もれてく躯」
日本开国之后。就这样吗,本田?就这样任那些欧/洲/人的文化浸入自己吗?就这样,甘心吗?
在下……甘心。

「花は落ちて杀伐とする无人の城砦」
旅顺大屠杀,使旅顺成为一座空城。曾经的花落下了,被日/本/人践踏为粉尘,融入暗红的土地中。

评论(2)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