喝假奶发真疯

废号,长弧。
用于白嫖打call。

食之契约的乙女???

超级雷。也许还带部分凹凸。。。
从雷王星跑到樱之岛来开饭店的「我」第一视角。
避雷,内容emmm海盗团团长夫人兼红酒夫人注意。

我的夫君逃婚了。
准确来说是未婚夫,准确来说也不是逃婚;应该是离家出走,并不是单单为了不娶我。他渴望自由,我能理解,甚至他带着他的弟弟离开我都很羡慕。我也想像他一样远走高飞。但我做不到。我没有那个勇气很能力。
但是我也很不理解,为什么他一定要离开。他是雷王星人人爱戴的三皇子,桀骜不羁,随心所欲,甚至在未来可以与太子争夺王位,可以说过得优哉游哉;而不像我这样的人,每天做的事,说的话都是有剧本的,不按剧本来做,就会被家族排斥。
比如现在。
我唯一有勇气做的一件事,就是在这里开餐馆。然后,我就被其他人遗忘了。

过去没有必要过多的提出。我来到这里之后日子也还行,和飨灵一起的生活让我改变了很多习惯,又养成了一些新的习惯。但喜欢那个人,是我永远都改不了的。
我第一个迎来的飨灵是法式蜗牛。我很喜欢。可能是我个人的喜欢类型,软绵绵的小男孩很可爱的。他每天都会带着一种朦胧的语气欢迎我。当然,我也和他强调过要把衣服穿整洁一些,但还是被他以方便睡觉为理由推掉了。
我想知道有没有飨灵性格改造胶囊什么的,应该把他这种性格改一下。
之后布丁先生,辣条小姐,粽子先生和清酒先生都一起来了。他们的性格都很有趣。还是很感谢一开始陪伴我的几位牛奶,红茶,辣条,生鱼片和冬阴功;虽然到最后只剩下牛奶小姐和红茶小姐在第一部队。其他的几位都去送外卖了。

在他还没有来到的日子里,我会和清酒或粽子聊几句;这两位我也很是喜欢。粽子貌似很忠诚,就像那人的弟弟。而清酒倒是经常说些文绉绉的话。
后来在给他们技能升级的时候我又知道有连携这种东西。
之后就很努力的祈祷黄酒可以来。
在一次召唤中,黄酒和酿酒丸子一起来了。清酒先生看见了他们很开心,但……
我把黄酒先生和清酒先生安排在同一部队,但黄酒先生无法使用连携技能。原来,不是所有的感情都像牛奶小姐和红茶小姐那样,你我的心是一样的,还会有那种一厢情愿,像清酒先生一样的。
我也是这样的。

我之前所提的未婚夫他也许不认识我,但我却在他眼前游走千遍,或是在他看不见的暗处偷偷地跟着。我有时都会羡慕他那个血统不正的弟弟,能那样在他左右。我知道他所承受的,却还是不禁羡慕。
哪怕是在他离开雷王星之后,我也可以看见他紫红双眸中的狂傲。那是我遥不可及的,一厢情愿的喜欢。

在那之后,我知道很多的飨灵都是这样的。单向的喜欢。法式鹅肝喜欢法式蜗牛,但也有可能是一种关心,被这样歪曲了意思的感情,也不是没有。
竹筒饭是圣诞节的半夜来到的。但我没有过多的兴奋。作为这家餐厅唯一的UR,竹筒饭受到了许多关照。冰糖葫芦会为他留一道菜,鱼香肉丝会给他借一些书籍,天妇罗会为他挡许多伤害。甚好甚好。如果一直
能这样也很好。
但是这里很残酷。

某天的上午,红酒来了。
他略带紫色的头发和我的未婚夫很像。他以前在皇宫的时候是有这样的一条辫子的,穿着华贵丝绸的服饰,上面还有精细的绣花,领结上有一颗宝石,皮鞋发亮,浑身上下都予人压迫感;哪怕现在做了海盗。
红酒也不差,但他的眼睛是血红色的,让人深陷其中。
后来我发现,他们的身高都很像。

我其实不是特别清楚我未婚夫的身高,但是那一天,他的身影真的很高大。
他离开前的那段时间我就发现不对了,但他的选择都是他的自由,我不能过多的干涉,我不希望他对我的感情是厌恶。最后一天,我看着他带着那个男孩离开,但我什么都没说,毕竟他也权当我是一个陌生人啊。
他就站在夜空下,看着我。
那是他第一次在没有旁人的情况下看我,但眼里有焦虑和不安。我比我的神情所表达的更加害怕--我害怕他离开。然后,他付下身来看我,他眼中的紫色星空里出现的我的影子,是这么多年我的喜欢的结果。但是我很清楚,未来,他的一生都不会有我的影子。
那才是我这些年爱恋的结果。

回过神时,我已经离开了召唤的地方,带着红酒参观我的餐厅了。
之后的日子反倒是我成了最奇怪的那个。每天浑浑噩噩的。付出了情衷,就不要悔了。我又开始找红酒聊天了。
经常听他谈到一个名为牛排的家伙,貌似红酒不是很喜欢他。翻了翻物语,那家伙是防御系的;红酒说他只是「一味的随主」。
我想红酒他也不是很喜欢我吧。

的确如此。
这是我凭日常和红酒的态度猜测的--他要殺主。喜欢的两个人,一个想要离开我,另一个想要杀死我,很是讽刺了。
再过了段时间,姜饼小姐来了;红酒和她有连携技能。但是,我作为御侍,却嫉妒自己的飨灵了,为什么那个自我的飨灵,可以毫不在意别人对她的感情,可以那样什么都不知道。
而她又是防御系的。是不是所有防御系的飨灵都是这样,将别人对自己的喜欢践踏于底。
我没有意识到,红酒口中的「牛排」也是防御系的。

牛排和红酒有连携技能。
是牛排单方面的。
我的餐厅里没有牛排,但是别人的餐厅有。和其他的御侍聊天,聊到牛排时,我听到关于牛排和红酒的关系,以及连携技能。真是奇怪啊,其他的飨灵都是有好感才有的连携,但是
唯独他们两个。明明关系上是红色的标注,却还有一方可以为另一方产生连携,保护他。
或许和飨灵认识之后,我更加迷茫了;对感情认知也许还比不上那个积分赛第一。又说到那些了……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但是貌似我可以了解大赛的一些信息。

至少,我对他的喜欢从未停止,尽管结果我已知晓。
那份喜欢却移花接木,我的一份悸动给了红酒。那现在的我呢?以前的喜欢是痴情,那现在呢?作为御侍却喜欢自己召唤的飨灵。是背德吗?我不知道。
你知道吗?
虽然知道红酒想「殺主」,但我还是不能控制自己靠近他,哪怕是刀山火海,我也要冲到他身边。过去的如影随形,让我不曾在他眼眸中留下一丝;我不想那样,我会后悔的。

如愿,我在他深邃瞳孔中沦陷了,然后被卷入其中的漩涡,再也出不来了。
那天去魔导学院的时候,粽子在出门时和我说过小心,但我不以为意,一把冰冷的西洋剑穿过心脏时才恍然大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end--

感谢看完。
问题来了,为什么我一个吃排酒雷卡的要写这个。。。
其实本来构思写「我」御侍和红酒的故事,然后因为游戏里的名字,所以剧情很跳跃。

评论(1)

热度(10)